吳門教學.jpg  撰文/傅 諦

 

  天色漸漸暗了,路燈亮了起來,不過那個亮度看起來就和路人一樣│半死不活。街兩邊的櫥窗雖然透著光,但是好像缺少點甚麼,櫥窗裡的貨品連帶擺設也單調得像戰後的情景一樣,充滿著蕭條、乏味。瞧瞧天色也該是吃晚飯的時候了,雖然他並不覺得餓,但是習慣告訴他該吃飯了。走著走著他瞧見路旁有一家吃食店,白茫茫的蒸氣四散,檯子周圍圍著一群人。

 

  黃強擠了進去,看見老闆用大鐵勺攪和著鍋裡的東西,不由的心裏覺得奇怪,那麼一大群人圍在那兒,怎麼安靜得沒有一點聲音。而且沒人鑽動,一絲活潑熱鬧的氣氛都沒有,似乎大夥兒不是來吃東西的,而是盡義務般地來做一件非做不可的事兒一樣。黃強正站在那兒發楞,老闆看著他「喂!你要不要?」,「啊?」,下意識地他摸了摸口袋,口袋裡空空如也,別說是錢了就是連證件也沒有,這可是違反他生活習慣的。「喔!剛來的吧,錢還沒匯到是吧,沒關係,我就將就點好了。」,「啊?錢還沒匯到?這是甚麼地方我都不曉得,怎麼會有錢匯過來呢?……」,老闆拿過個小碗來,隨手盛上了點兒鍋裡的東西遞給了黃強。黃強心想「唉!這個鬼地方,碰著的沒一點兒人味兒,虧了碰著老闆,否則非給憋死不可!」。

文章標籤

吳門教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