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門教學.jpg 日期:2011/02/16 來源:武漢晨報

明晚,央視春晚「成績單」揭曉。臨發榜前,記者採訪多位笑星,其中有衝過春晚的,上過春晚的,再不敢上春晚的,且聽他們揭秘與品鑒「春晚」這道兔年年夜飯。

【兔年春晚親歷者】

白凱南:喊到名字才不「忐忑」

大年二十九,鄒僧發微博稱,「《芝麻開門》被春晚拿下了,這才像春晚,什麼都可能發生。作為作者,想對賈玲、白凱南說:有過被春晚槍斃經歷的演員,才是完整的。」大年三十中午,白凱南與賈玲接到導演組通知,《芝麻開門》要上!死而復生的感覺挺複雜,白凱南的心一直懸著。春晚直播到約22時,節目已嚴重超時,好友告知:飛字提示後續節目中,沒有兩人的《芝麻開門》。白凱南一臉凝重,做好再下的準備。毫不知情的賈玲還衝髮型師樂,「這邊再高點!」直到主持人喊到自己的名字,白凱南才如夢方醒,「說芝麻開門轉圈時,我都有些暈,站不穩」。

賈玲:好就樂不好就罵兩句

春晚結束後,賈玲專為春晚寫博一篇,「打去年上春晚就經過了很多理解和不理解。包括要我們刪包袱,縮時間,改本子。今年又經歷了上上下下。關於這些,說我都能理解不可能,只說我能理解。」問賈玲,黃宏、馮鞏、姜昆那幾張老臉霸臺太久,作為新人會不會難有施展空間?賈玲表示,自去年10月接到邀約,就親歷了本屆導演組的創新,「幾個月下來,好幾個女孩都累得瘦得脫相了,光計程車司機就找來好多,問人家意見,看看能不能挖點啥,注入了很多新生力量。如果看不到那幾張老臉,會少了許多話題,不是連罵人的樂兒都沒了嗎?」

【兔年春晚衝關者】

周錦堂:七改八改時間改沒了

作為南方小品最大寄望,「湖北兵團」在初審被斃後,又緊急創作《幫你擺平》,換本子,換演員。好不容易把選題確定,內容又被推翻了好幾次。待一切準備妥當,語言類節目四審已結束,臨終審只有七八天時間,「時間太緊了,春晚畢竟還是北方觀眾的市場,南方小品闖關不容易」。看完兔年春晚所有相聲小品類節目,周錦堂評價兩個字——寡淡。

尹北琛:《同桌的你》應叫《廢都》

「不知道他們在幹什麼」,作為亮相春晚次數最多的湖北小品演員,尹北琛快人快語,「趙本山的小品應該叫《廢都》」。一旁小品演員鄭志方補充,「如果我們上,絕對不在他們之下」。

大兵:不管上不上還會繼續衝

對於兔年春晚,大兵評價「既無大敗筆也無大亮點」。基本上,每年大兵都會帶著新作衝一把,今年送審的是《賽諸葛》,哪知導演組說,「我們不需要這樣的節目」。結果《賽諸葛》上了北京臺春晚,20分鐘的節目被硬生生地剪成10分鐘,大兵挺無奈,「來年就算還說不需要這樣的節目,我也還會繼續衝」。

郭冬臨:惹不起咱還躲不起麼?

作為春晚小品類「千年老二」,除了本山大叔,郭冬臨是另一個指望。無奈,今年早早被斃。前晚錄製現場,最大牌郭冬臨雖提前一個半小時進場,卻斷然拒絕記者採訪,搭檔何軍傳話:一來人不舒服,二來要熟悉臺本。一個半小時後,郭冬臨上場。據傳專為《笑聲大會》創作的小品《唱響湖北》,成了歌曲大串聯,無非是把歌詞稍作修改,與湖北套套近乎。演畢,縱有主辦方領導邀約,郭冬臨仍拒絕採訪,唯恐避之不及,生怕記者提及兔年春晚。

【兔年春晚旁觀者】

姬天語 劉增鍇:領導審查嚇人一跳

長得頗像林志玲的台灣女孩姬天語,不當模特偏要說相聲?「因為相聲界沒我這樣的人啊,中國傳統文化需要後繼有人,我來做挺好」。作為侯寶林的徒孫,劉增鍇收徒姬天語。問及還會不會上春晚?2006年登上央視春晚的台灣相聲第一人劉增鍇直搖頭:「吃不消,頭一天去審查就受不了,台下坐了一排領導嚇人一跳」。同樣是上了一回央視春晚,劉謙身價直線飆升,劉增鍇師徒倆自嘲,「劉謙上一次管用,我們上白跑一趟」。

劉流:趙本山小品備份多

湖南衛視春晚錄製時,趙本山還樂呵呵地聊環保題材《星球會議》,沒兩天小品改《同桌的你》了。個中原由,本山傳媒副總裁劉流表示,「趙本山是個思維特別跳躍的人,他的作品常常有多個備份,《星球會議》就是其中一個」。至於近年來春晚趙本山的小品,兔年春晚遭詬病最猛,劉流說,「春晚就是一頓年夜飯,餃子餡和得好不好,很偶然。趙老師從來不認為觀眾是惡意抨擊,他只希望能給大家帶去歡笑。對於趙老師的作品,只能橫向比較,不宜縱向比較。」

【撰文/記者:陳馨】

創作者介紹

吳門教學

吳門教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